当前位置: 主页 > 玩转开封 > 去哪逛 > 老胡同

老胡同:那些曲折悠长的旧时光


    胡同的生活是最平民的日子,春天,迎春花、海棠、石榴花次第开放;夏天,挂上竹帘,打着蒲扇,摆出凉床, 很多孩子数着星星睡着了,什么时候被大人搬到屋里都不知道;秋天,石榴、、葡萄、无花果都咧嘴了,某一天,大人说,可以摘了, 那可是最让孩子们欢呼雀跃的事情,一个个端着盆子碗都出来了,眼巴巴流着口水等在树下,收获是属于整个院子的,哪家都能品尝到美味; 冬天,家家窗户矗出来一截烟囱,冒着袅袅的热气,屋檐下的冰凌总是那么长,仿佛像童年的日子一般了。
    总觉得,胡同里的日子才是居家过的日子,虽然,胡同里公用着厕所,每天早晨都要倒便盆;虽然胡同里几乎家家都没有淋雨设备, 洗个澡都要到公共大澡堂子;甚至,连天然气也没有呢,只能烧煤球炉子,到了饭点儿,总能看到谁家煤炉子灭了正手忙脚乱的劈柴生火, 但总有好心的大叔大婶一边嘲笑着你不会持家,一边将烧得通红的煤球给你夹过来,先做了饭再说。
    赵奶奶家的大白猫有几百岁了吧?弓着腰,慵懒地偎在灶台上打瞌睡,见有陌生人来依然机警地闪着蓝绿色的光。而胡同口那家鸡血汤摊子, 小两口一直拌嘴,现在都成老头老太太了,依然吵个不停,食客们都习惯了,远方的游子回来找食儿,远远看见那面黄底红边儿的小旗儿 ,心,一下就定了,招呼一声:老三样儿。老板娘手脚麻利将鸡血、鸡肠、鸡胗肝儿放进碗里,老板哗的将一瓢热汤浇进大碗,配合默契。 待热辣鲜浓的汤进口,焦香的芝麻烧饼落胃,头上也冒了汗,神思却开始有些恍惚:我出去过么?上次喝汤仿佛就是昨天的事情,一切,还是这么妥帖。
    开封的胡同有几百上千条,最著名的叫做七角八巷七十二胡同。其中,七角指县角、行宫角、崔角等,特色不太明显;八巷则有名气的多, 比如双龙巷,因为出了赵匡胤、赵光义两位宋朝皇帝而闻名,第四巷原名弟子巷,但后来因为成了花街柳巷,有污弟子清名而改;七十二巷,有的宽如通衢, 有的窄到只能让一人侧身通过。
    开封最有趣的就是这些隐藏在老城区的老胡同,随着城市拆迁,老胡同已经越来越少,老胡同的生活都成了童年记忆。但是,依然有那么一些, 如同隐者,安静地呆在这个城市的中心位置,让远方的游客,一个愣神儿,就会看到一对面目已经模糊却依然额角峥嵘的栓马桩, 昭示着已经破败的院落曾经主人不凡的身世。

    或许,在大街通衢处的某一个拐角,进去,又是一个小小的胡同,胡同深处偏有一座古老的庙宇,甚至连开封人都记不住名字了,梵音袅袅,一个青衣僧人合目诵经, 全不在意也许就百米之外的滚滚红尘,修行,谁说一定在深山、在老林?
    很多远方的旅人喜欢转开封的胡同,一朵瓦松、一扇木门不知被多少长枪短炮的镜头留住、带走。
    挑一个闲暇的时光,任意游走这些胡同吧,它们是真正的未加雕琢和粉饰的百姓生活的地方,就像坐在墙根晒太阳的老人们一样,终将逝去,而他们的智慧,却最值得我们驻足、分享。     贴士:
    开封的老胡同有几百上千条,最著名的有七角八巷七十二胡同,要想把这七十二胡同游完可是一项非常耗时的工程。推荐游览最具代表性的七角八巷, 你可以叫上一辆古城特有的人力三轮车,边行边听车夫大哥娓娓道来,倾听老汴京人口中传承的历史典故。